<nav id="g84me"></nav>
  • 請用微信小程序<重慶新聞網分享圖制作工具>掃碼
    請用微信掃一掃分享
    黎美劍|大石之變
    2022年04月15日 15:22 來源:中新網重慶

      大石鄉名副其實,到處都是石頭。

      這里的石頭是這塊土地上的“王”,有的成片成片立于土里,有的成群結隊站在田中,有的橫七豎八躺在路旁,那種藐視一切甚至帶有豪橫的霸氣,比大石鄉的歷史久遠多了。

      大石鄉地處川東平行嶺之一的精華山余脈,是典型的丘陵高臺地區,“石多土薄又缺水”是這里長期貧困的主要原因。當然,也與地處偏僻有關。大石與忠縣、豐都縣接壤,是墊江縣東部最偏遠的一個小鄉,只有一萬六千多人,離縣城30多公里,而到忠縣和豐都縣城都在70公里左右,是真正意義上的“鄉”。

      “由于地處偏僻,這里有些老人一輩子都沒去過縣城,有幾個村的公路還是近些年才修通的。不過,這幾年搞脫貧攻堅和鄉村振興,大石變化很大,去年綜合考核還獲得了全縣一等獎呢!”陪同我采風的副鄉長呂遠東的話里帶著明顯的自豪感。他是五年前從縣文旅委到鄉里來任副鄉長、武裝部長的,親眼目睹了大石之變。

      說起大石之變,最有發言權的人莫過于80歲的老農羅正喜。

      羅正喜是大石村二組羅家坪的村民,十多年前是村民小組組長,他開朗、健談、幽默,活脫脫一個“老頑童”。由于他有思想、敢擔事,輩分又高,在大石村有較高的威望和影響力。不過,本世紀初,他卻離開羅家坪去忠縣縣城生活了十六年,還當了十多年的白公路居委會干部。

      問起他離鄉的原因,不待他開口,妻子蔡興秀指著新房對面低矮的房屋沖口而出:“窮嘛,我19歲嫁過來就住那個棚棚,一住就是幾十年,直到2020年才修這個新房子!

      循著手指的方向望去,低矮破舊的木質瓦房堆滿了亂七八糟的雜物,與剛落成的三層小洋樓形成了強烈反差。

      與羅正喜的小洋樓并列呼應的還有3幢風格相同的三層小洋樓一字排開,成為當地標志性的建筑群。如果把這幾幢窗明幾凈的小洋樓放到大城市的別墅區,也一樣可以傲視群樓。

      被老婆數落后略顯尷尬的羅正喜指著幾幢小洋樓說:“這是我家四兄弟的老宅基地,這些年國家政策好,娃兒些外出打工也努力,每家修了一棟房子,算是把住房條件徹底改變了!”為了緩解尷尬,他話鋒一轉:“我們去忠縣生活,也不完全是她說那個樣子,主要是為娃兒減輕負擔,去帶孫子,也享天倫之樂嘛!至于從忠縣搬回來住,主要還是因為這里條件好了,水、電、氣、路、廣播電視、通訊都跟城里沒得啥子區別了,空氣還好些,太適合養老了,不信你去村里公園轉轉就曉得了!

      羅正喜說的公園距離他家僅有200多米,是由以前的荒地改建而成的休閑健身公園,去年才正式投用。公園不大,但明凈整潔,兩口水塘關滿了水,干凈而清澈。沿塘的道路約有300米,用石塊鋪成,有些地方還鋪了一些圖案。道路旁邊是一壁具有鄉村特色的文化墻,在砌墻的磚石之間嵌入了一些廢舊的石磨、石缸、豬槽和瓦片,彰顯著鄉村的自然和質樸。文化墻上的內容很豐富,有黨和國家關于農村的政策圖解,有村里好人好事的嘉獎,有村務公開的信息,還有鄉村振興的目標任務,總之,農民想知應知的東西在墻上基本能一目了然。在水塘的旁邊,有一個建于清代咸豐年間的石碾場格外引人注目,碾場建在一塊整石上,直徑大約有4米,殘舊而碩大的碾石睡在碾場中央,展示著悠久的歷史。羅正喜說,這個碾場最早是為紙廠碾竹子的,后來不做紙了,就為羅家坪附近的幾百戶村民碾糧食,持續了近百年。公園的水塘中央有一座古色古香的六角亭,由兩座曲橋連接上岸,與岸邊的小廣場連接,廣場上幾個孩子在追逐打鬧,六角亭里有幾個老人在聊天,此情此景,構成了一幅祥和美麗的鄉村畫卷。

      說起羅家坪村容村貌的改變,村黨支部副書記陳義權如數家珍:“對羅家坪三個灣進行改廚、改廁、改水、改電、改庭院、改風貌等“八改”30多戶,總投資300多萬元。整治階沿、水溝3000多米,修建老條石路和便道2300多米,新建和改建化糞池30多個,安裝竹柵欄1500米,安裝太陽能路燈212盞……”

      不待陳支書把話說完,幾個聊天的老頭就搶過話頭,七嘴八舌地感慨起來。70多歲的羅盛良老人聲音最大:“我恁個說嘛,我們羅家坪這幾年搞鄉村振興(帶來)的變化,比以前幾十年的變化都大!彼f著說著站了起來,指著他的叔爺羅正喜開起了玩笑:“你看這個胡漢三,看到家鄉變好了,就從城市跑回來了嘛。都80歲了,還在玩抖音,自己開車到處跑,妖艷(當地方言,意為瀟灑)得很啰!”

      羅正喜對幾個老侄兒以牙還牙:“你幾個老頭一天到黑啥事不干,還想買個音響來跳壩壩舞,燈晃(當地方言,意為不正經)得很呢!”轉而對我說:“玩笑玩笑,我們過的日子真的像以前說的天堂一樣,這是真心話!睆乃f話的嚴肅勁,可以看出這是他的真情表達。

      羅正喜的話引來一陣大笑?粗@幫開心生活的老人,我真心感受到了鄉村振興給大石人民帶來的變化,給中國農村帶來的變化。

      但很快我就想到了另一個問題:錢從何來?

      陳義權說,除了國家補助的資金,主要靠發展產業。

      大石村的產業主要是種殖業和養殖業。全村共種植花椒500畝、榨菜400畝、蜜本南瓜320畝、優質油菜250畝、晚柚150畝、香菇40畝,兩個養殖場。

      “村民的收入主要由土地租金、在種植場和養殖場打工、集體經濟分紅、自己的特色種植養殖等項目構成,全村基本形成了家家有業、戶戶增收的良好態勢! 陳義權說完就帶我去了脫貧戶羅盛見家里。

      羅盛見正在自己承包管護的藤椒地里為椒樹拉枝整形。他說,要把椒樹整成傘形,這樣光照好,結得多,好采摘。

      羅盛見從重慶鑠金香農業開發有限公司承包了1600多株花椒進行管護,每株有5塊錢的管護費。他打趣地說:“雖然不是自家種的花椒,卻比自家種的還要上心,一年到頭像誆幺兒一樣,再怎么著一年也能賺個八九千塊錢呢!

      不光是承包花椒管護,羅盛見還參與了村里的入股分紅。該村采取村集體經濟入股企業的方式,將收益的30%固定用于貧困戶分紅。通過這一模式,共解決當地18個貧困戶在基地就業,每年增加務工收入37500元,實現固定分紅8900元。

      “以前種點糧食養點雞鴨,只能勉強糊口,現在做勞務、養豬、分紅,收入渠道多了,再差也有兩萬多塊錢嘛。像我們這些農民,又不買糧買菜,足夠了,足夠了!”算著經濟賬,羅盛見笑得合不攏嘴。

      重慶鑠金香農業開發有限公司總經理陳金也給我算了一筆賬:“我一年付給村民租金10萬,管護費30多萬,加上其它的采摘、工程、運輸等費用,至少在60萬以上,打工的大多數是老人、婦女,都是做季節工,有100多人,平均收入也應該在三四千左右。一些貧困戶,像羅道云一年應該有2萬多,吳長英應該有1萬多吧!

      和羅盛見一樣,冉玉芬也是靠在香菇基地打工脫貧發家的。

      見到冉玉芬時,她正在將大小適宜、品相較好的香菇從菌棒上采摘下來。她坦言,能在基地里務工,既有可觀的收入,也能照顧年幼的子女,心里非常滿足。她說:“過去出去打工是沒得辦法,在家里沒得事做,光靠種幾畝地連自己都養不活,莫說養娃兒了,F在,家門口就可以打工,還出去做啥子嘛。在外地打工,看似收入高一些,但除去路費、生活費等開支,也和在家里差不多,關鍵是在外地打工管不到娃兒了嘛!闭f完轉身又去選采香菇了。

      像冉玉芬這樣長期在重慶渝之揚生態農業有限公司香菇基地就業的有50多人,其中貧困戶、低保戶、殘疾戶就有23人。

      重慶渝之揚生態農業有限公司是2020年初才引進來的,一期占地50余畝,建有大棚51個,主要從事食用菌的培育、種植、加工和銷售。日出菇量2.5噸,產值為2.25萬元,產品供不應求,已經成為大石村的支柱產業。

      和冉玉芬一同回村的打工崽還有趙小松,他回村辦了一個養豬場——重慶榑之匯生豬養殖有限公司。嚴格意義上說,這是大石村人自辦的唯一的現代企業。

      養豬場就在趙小松的家——大石村四組楊家灣。豬場占地面積1萬6千多平方米,圈舍面積2800多平方米,異位發酵床800立方米。常年可存欄2200頭以上,年出欄5000頭以上。

      趙小松引進了先進的養殖理念和養殖技術,場內生產區、輔助生產區、生活管理區、糞污處理區、病畜隔離區相對獨立,布局合理。建有自動控溫、自動送料、自動飲水等智能化系統,實現了養殖過程的自動化、智能化、標準化生產。

      趙小松還有自己的長遠打算:“我想等土地宜機化改造完成后,再去租點土地來搞種植,用養殖場的糞便去作種植場的肥料,再用種植場的菜葉作養殖場的飼料,實現循環利用,種養互補,拉長產業鏈,還可以解決更多的人就業。老實說,鄉村振興沒有產業支撐,那都是空了吹!

      我贊同他的觀點。一旁的鄉財政所所長兼文化服務中心主任王小滿接過話頭介紹起了大石鄉的產業情況。

      從2017年起,大石鄉就開始培育產業,提出了“一村一品,村村特色”的思路。到目前為止,基本實現了這個目標。除大石村的藤椒、香菇、養殖之外,石良村引進了以蛋雞育雛為主,兼養商品蛋雞的專業養殖公司——育青寶(重慶)農業發展有限公司。采取公司+養殖場模式,實行訂單化生產,年出欄蛋雞80萬羽,遠銷貴州、云南、湖南、湖北等十幾個省市,年銷售額達1300多萬元,實現利潤100多萬元。2020年,還開展了公司+農戶模式的試點,帶動當地村民發展蛋雞養殖,并提供技術支持和優質雞苗,帶動了32戶村民養殖蛋雞近千只。如果廣泛推廣,也將成為帶領農民增收的龍頭企業。豹山社區引進的溫氏食品股份集團有限公司擬投資1.5億元,建成年出欄5.2萬頭育肥豬,年產值達3億元的現代化生豬育肥養殖小區。目前正在按照“三同時”“五統一”的標準抓緊建設;ㄕ迨侵貞c市非物質文化遺產大石竹編的發源地,村上將大石竹編技藝培訓、產品培育、市場開發作為特色產業加以開發……

      王主任一口氣介紹完全鄉的產業情況,頗有感慨:“實話說,我們大石鄉地處偏僻,又是小鄉,能給出的優惠條件又少,招商引資確實困難。這幾年能引進了幾個稍微大一點的企業進來,全靠基礎設施有了很大的改變!

      說起基礎設施建設,剛離任的鄉黨委書記吳文聰十分感慨:“大石的基礎設施實在薄弱,連老百姓吃的水,至今都是用鄰近的豐都縣許明寺鎮老鷹洞水庫的水。這些年為改善基礎設施,全體黨員干部和人民群眾都吃了很多苦!

      常言道:要致富,先修路。大石鄉把“公路進村達社入戶,提高公路品質”作為改善基礎設施的頭等大事。首先解決“通”的問題,把公路修到每個灣落住戶;其次解決“暢”的問題,將原來3至4米的道路根據車流量拓寬至4.5至6米;再次解決“優”的問題,對主要村道進行硬化和油化,提升道路等級。各村、社根據各自具體情況做規劃、調土地,經鄉政府批準后實施。鄉政府與相關的縣級部門協調,將各種零散資金打捆使用,對村社進行補助。

      各村社積極組織,人民群眾參與度極高,紛紛出錢、出力、出土地,支持村社道路建設。大石村2組的羅旭長年在外地打工,村里每一次修公路他都捐款,從鋪路基到泥石路,再到硬化、油化公路,他一共捐了20多萬。去年油路完工,他慷慨捐款8萬,在村口塑了一個精神堡壘。他說,鄉村振興是我們每個鄉民的責任,為家鄉發展捐款,我樂意。

      像羅旭這樣支持基礎設施建設,助力家鄉發展的大石人還有不少。據估算,全鄉接受在外鄉民捐贈在300萬元以上。

      目前,全鄉鄉村兩級道路共計硬化107公里,其中村級道路9條35公里,社級道路72公里。連接各行政村的水泥道路路幅全部擴寬為4.5至5.5米;社級道路及連接各居民點的道路擴寬至4.5米;入戶道路路幅寬為3—4米。至此,大石鄉的道路通暢問題徹底解決。

      道路的暢通,為土地的宜機化改造提供了可能。鄉黨委、政府立即啟動了豹山、大石、石良等村的4000畝土地宜機化整治項目,為下一步農業產業向機械化、集約化發展做準備。

      “目前啟動的4000畝是一期項目,接下來將陸續對其它村的土地進行宜機化改造,快速推動農業向產業化、機械化、集約化發展,F在當務之急是解決水的問題!编l長黃義倫說。

      水是大石人之痛,水是制約大石發展的關鍵因素。

      因地處高臺地區,大石自古缺水,祖祖輩輩都是靠天吃飯。為了解決水的問題,鄉黨委、政府想了很多辦法。到水務部門協調資金,對各村的山平塘進行專項整治,保證蓄水;鼓勵群眾打深井,解決飲水問題;對余馬河流經鄉域的4.9公里進行保護整治,由鄉長黃義倫親自擔任河長,以保證沿岸滴水村和石良村的生產用水;協調從鄰近的豐都縣許明寺鎮老鷹洞水庫引水,保證場鎮和群眾的生活用水。

      一系列的措施,也只能解決人民群眾基本的生產生活用水。為了從根本上解決大石缺水的問題,鄉黨委、政府積極協助縣水務局規劃建設油坊溝水庫樞杻工程。該工程總投資1.2億元,庫容約為107萬方,2022年建成后可解決大石鄉的人畜飲用水及農田灌溉問題。為了這個項目能早日動工,快速推進,大石鄉的各項工作相當主動。鄉村兩級干部深入農戶,包人包戶做工作,落實征地拆遷、青苗補償、地面構附作物補償、人員安置等具體問題;鄉領導分工負責對接電力、移動、聯通、電信、廣電等部門,協助網線搬遷改道。僅僅一個多月時間,就完成了526畝土地征用、218人安置、10多萬米網線的搬遷改線等全部工作,創造了全縣重點工程拆遷最快、安置最好、時間最短的紀錄。

      楊場理就是沖著大石人的性格來投資的。

      楊場理,浙江省寧波人,長期在川渝地區從事農業開發工作。2019年底,時任大石鄉黨委書記的吳文聰經朋友介紹,找上門去請他到大石鄉考察投資。出于一種禮貌,他去了大石。僅僅幾個小時的考察,他便決定在此投資1000萬建香菇基地。

      “老實說,大石鄉還是有點偏,我之所以迅速做出決定在這里投資,是因為我感受到了鄉黨委那班人熱心、務實,很有責任感。還有大石村那幾個干部風風火火的辦事作風也感動了我,在這種環境下干事,肯定能成!睏顖隼砘貞浧甬敃r的情況,現在依然很感動。他說,一期建設的50畝地,是村干部們一家一家上門協調流轉,兩天就搞定的。他建51個大棚,村干部親自上門去幫忙,沒有任何阻力,蓋得非常順利。

      “我覺得大石人就像大石這個名字一樣,具有石頭的堅韌和恒久性格! 楊場理評價道。

      “這個評價我認可!贝笫妩h支部書記陳華云說,“這幾年修路,安裝自來水、天然氣,土地宜機化整治等項目,沒得哪一個不考驗我們的韌性,沒得哪一個不是靠恒心堅持下來的。就為一些田邊土角,雞毛蒜皮的小事,如果不擱平撿順,保證什么事都干不成

      “在我們村,你天天都能看到一個戴頭盔、騎摩托,走家串戶,幫助村民解決問題的美女。先跟你說哈,那不是送快遞的喲,那是我們村的副主任謝朝維!贝笫宥M組長羅志平很幽默地給我介紹了謝朝維。

      謝朝維今年42歲,也是羅家坪的人,后來結婚到湖北省宜昌市安遠縣,2017年4月回到大石村當副主任。這時剛好把大石村作為鄉村振興的示范村,各項工作都壓到了幾個村干部身上。

      “上頭千條線,下面一顆針。上面十多個部門下達的工作任務都要村里幾個人來具體落實,諸如流轉土地搞產業,修路修橋調土地,引水安氣跑手續,扯皮撩經作調解,支部生活整材料……等等等等,大到落實中央的方針政策,小到調解村民的雞毛蒜皮,我們都得認真去做,持之以恒去做!敝x朝維說完,羞澀一笑,輕輕地補充了一句:“其實我們做的都是些小事!

      羅志平說,謝朝維很能干,會辦事,村民們有什么困難和需求,都愿意找她,她也樂意為大家把事情辦好。我們都曉得她很累,一年到頭基本上沒有休息過。所以她在村民中的威信很高,她競選村副主任都是全票通過的。

      趙向陽算是一個本土人才。

      趙向陽是重慶市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項目“大石竹編”的第六代傳人,擁有2個發明專利項目和33項實用新型專利技術。從2017年開始,他在自己老家花寨村建立了“花寨竹編園”,組織當地群眾編織竹器工藝品,并將竹編工藝品銷售到市內外,增加群眾的收入。他還在大石小學設立了竹編技藝教學培訓基地,先后培訓學生和貧困戶及殘疾人達3000余人次,為鄉村振興準備了大量的本土人才和后備人才。

      胡國波也算是鄉村振興的本土人才。

      胡國波因為妻子視力殘疾,兩個孩子幼小,父母長期生病,而后相繼去世,欠下一屁股的債務,2014年被確定為建檔立卡貧困戶。被確定為貧困戶后,別人都說他以后日子不用愁了,有國家照顧。

      “我每次聽到這種話的時候,臉上都是火辣辣的,甚至感到屈辱。便發誓要學習技能,靠勤勞的雙手脫貧致富! 胡國波說這話的時候,依然有點忿忿不平的樣子。

      在扶貧干部和村干部的幫助下,胡國波先是在村委會旁邊開辦了一個小賣部,當年年底就實現了脫貧解困目標。但胡國波并不滿足,努力學習各種致富技能。2019年,村上引進蜜本南瓜種植,他第一個報名參加技術培訓,然后種植了5畝南瓜,當年收入2萬多元。2021年,他又流轉了30余畝土地種植蜜本南瓜,收入10萬余元,F在,他已經成為遠近聞名的種瓜能手,到處指導鄉親們種植蜜本南瓜。

      胡國波還有一門新手藝在當地有點名氣。2020年5月,鄉上組織廚師培訓班,胡國波去培訓了一個月,居然可以獨立承辦酒席了。短短一年時間,他就辦了10多場酒席宴了。

      參觀完胡國波的蜜本南瓜基地后,呂副鄉長說了一句高屋建瓴的話:“沒有人才的振興,鄉村振興就是一句空話。在這些人才身上,才看得到鄉村振興的希望!

      全面推進鄉村振興工作,給大石這個偏僻小鄉帶來了新的希望。

      2021年10月初,由重慶科技學院主導編制的《墊江縣大石鄉鄉村振興規劃(2021 年-2025 年)》出爐。

      以“大美石居、稻魚果鄉”為大石鄉村振興整體形象定位;

      傾力打造“國家稻漁示范區,西南第一石頭村”品牌,努力形成“萬畝稻漁、千戶石居、竹韻果香、綠色大石”整體風貌;

      務實“全域推進、全面振興、全縣標桿、全市一流”的“四全”總體目標要求。

      最終把大石鄉建成為產業興旺的活力鄉村、賦能增效的智慧鄉村、生態宜居的綠色鄉村、鄉風文明的魅力鄉村、治理有效的和諧鄉村、生活富裕的幸福鄉村。

      圍繞規劃,市級各幫扶單位紛紛出實招,求實效;駐鄉駐村幫扶干部鉚足了勁,研究鄉情村情,制定幫扶計劃;而大石人有了明確的發展方向,再次發力,在小康路上飛奔……

      一系列的措施,將幻化成彩筆,把大石的鄉村描繪得更美!

      一串串的數字,將堆砌成愛心,把大石人的希望放飛得更高!

      大石巨變,就在眼前。

     

      作者簡介:黎美劍,重慶市作家協會全委會委員,重慶民間文藝家協會副主席,重慶紀實文學研究會副會長,墊江縣作家協會主席。

    【編輯:陳媛】
    丰满肉感爆乳在线播放,今天起妈妈就是你的人了,一级A片免费无码免费DVD
    <nav id="g84me"></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