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g84me"></nav>
  • 請用微信小程序<重慶新聞網分享圖制作工具>掃碼
    請用微信掃一掃分享
    張弦|鶯花巷
    2022年02月09日 16:18 來源:中新網重慶

      小艾從小生活在緊鄰江邊的渡口小巷。

      江是嘉陵江,渡是鶯花渡,巷是鶯花巷。小巷不長,曲曲折折的石板街,只有幾百米,卻住著上百戶人家。小艾的父母都是普通工人,也是街坊鄰居們看著長大的。街坊們世代居住在這里,彼此都很熟悉。小艾在這樣的環境里長大,白白凈凈,瘦瘦弱弱。小艾乖巧,嘴甜,街坊們都很喜歡她。她扎著羊角辮,每天蹦蹦跳跳穿過老街去上學,一路向大媽大爺們打著招呼。

      時光就這樣靜靜地過下去,小艾上完小學上中學,大學時不聲不響學了藝術,直接升到碩士。畢業之后卻依然回到鶯花巷,就在巷口的小學里,做了一個美術老師。為什么不去大城市發展呢?小艾總解釋說是為了照顧父母。父母年齡大了,身體也不太好。其實小艾實在是喜歡這渡口的石頭和應華祥的石板街,也不愿意離開街坊。小艾學的是書法,每到春節就用紅紙寫了各種各樣的對聯,送給街坊鄰居。因此,鶯花巷春節的對聯總是很漂亮,成為一道特色景觀,其他地方的人每到春節,都會到鶯花巷來觀賞,羨慕得不得了。

      時間就這樣慢慢的過去。后來,熱心的大爺大媽們就操心起了小艾的終身大事兒來了。有兒子的都暗暗盤算著自己家里的情況,看能不能迎娶小艾做自己的兒媳婦。

      終于有一天,小艾領著一個高高瘦瘦的大男孩兒,回到了鶯花巷。就在大媽大爺們紛紛猜測的時候,她大大方方向大媽大爺們介紹,這是她的男朋友小秦,杭州美院畢業,現在一個文化部門工作,待遇極好,工作極閑。小秦就恭恭敬敬挨個問好,發煙遞糖。大爺大媽們都很高興,覺得這男孩兒適合小艾。也有家中有兒子的大爺心酸酸的,想著小艾成不了自己的兒媳婦了,向小秦說,小秦,你好福氣呀!上輩子是不是行善積德了?小秦只笑笑說,是呀,是呀!

      這之后,就經常見兩人手牽著手在小巷來回。有時候下了雨,兩人也不打傘,就在雨里追逐打鬧,小艾的笑聲清脆。

      但是,細心的大媽們發現小艾越來越瘦,都勸她去做一個體檢。每次小艾總是以這樣那樣的理由耽擱了,她總是笑說,沒事的,放心吧,大媽。

      但是,莫名其妙的消瘦總是一個事。很不幸,一次,在學校例行的體檢中發現小艾有嚴重的腎病,大家都很緊張,便趕緊送小艾去市里最好的醫院復檢。

      等待檢查結果出來的那幾天是最難熬的。小巷里的麻將館人都少了,茶館里大家都在關心結果什么時候出來,別有什么事吧?

      一周之后,結果才出來,確診為尿毒癥,就是腎衰竭。這無疑是整個小巷的晴天霹靂。換腎不是個小事。耗I源要等;透析、排異將伴隨終生。一次小感冒就可能要命!錢,一大筆錢。一個普通的家庭哪能承受得起?小艾的父母頓時氣急病倒了。幾個大媽商量了半夜,牽頭發起了募捐,從巷頭到巷尾,有錢的多出,沒錢的少出,都盡自己的力量,也有送一塊肉的,也有拿兩把菜的。小艾的學校也出了一筆錢,七七八八總算湊齊了手術費。手術的那天,守在手術室外面的,除了小艾的爸媽,還有好幾個大爺大媽。

      好在手術很成功。許愿的大媽去還了愿,卻不說菩薩的好,只說是我們小艾吉人自有天相!我們小艾能有什么事?什么事沒有,照樣生龍活虎的。

      小艾出院的那天,由爸媽領著,沿著小街到各家各戶去道謝,順便發了喜糖,宣布了和小秦結婚的喜訊。

      小巷沸騰了,小巷的居民們對小秦非常滿意,都認為他在這個時候迎娶小愛,是一個負責任的男人。小艾結婚那天,小巷里能去的都去了;槎Y那天好幾個人都喝醉了,都說不容易啊,不容易!有人在小巷口放了好幾掛鞭炮,石板路上一片飄紅。

      后續治療是個無底洞。為了籌集術后長期透析的費用,小秦辭了工作開始自己開公司做生意掙錢,拼命到處接藝術工程,卻一再不順,一再被騙。偶有小獲,全用在了治療上。而這種治療是終生的,這點小獲讓人看不到任何希望。

      小秦經常領著小艾回巷子看望小艾的爸媽。曾經陽光的大男孩臉上寫滿了憂郁,看著他們不言不語勾著頭走過小巷,街坊的心都跟著揪緊了。

      有一次,細心的大媽們發現小秦剃了個光頭,就故作輕松開玩笑問:小秦,你扮酷呢?小秦苦笑了一下,回答說,扮什么酷呢?中央電視臺的一個欄目來拍節目,我在里面扮了一個角色,收入了一萬多塊錢。有大爺問小秦,怎么揮霍呀?小秦平淡地說:我準備讓小艾去趟非洲。要是現在不去,萬一今后去不了呢?但是小艾不肯去,你們能幫著勸勸嗎?

      淡淡的一句話,讓幾個大媽們心里一驚,掉過頭去抹眼淚。

      無休止的治療,無上限的費用。壓力不僅是錢。小秦是獨子,家又在農村,傳統家庭,父母對兒媳因病不能生育很難接受。不孝有三,無后為大。小秦解釋,說服,全沒用,他覺得好累,干脆就搬到了小巷內住在岳父母家,平靜地照顧著小艾。

      有一段時間,很久沒有見到小秦。問小艾才知道,小秦去了內蒙,耗在一個藝術工程上。幾個月后才發現再次被騙,工程款沒收到,卻在逗留的幾個月里和一個內蒙古姑娘日久生情。小艾當然被瞞在鼓里,直到幾個月后,這個人高馬大的內蒙女漢子出現在了巷子口,東問西問,找到小艾家門來理論。小艾被堵在門口一頓搶白,氣得說不出話來,當場病發,差點死去。大爺大媽們七手八腳趕忙把小艾送到醫院搶救。

      小艾這次出院之后,更長的時間沒有見到小秦到巷子里來。大概過了幾個月或者一年?又看到小秦慢慢兒到巷子里走動?磥,小艾還是原諒了他。他們看似平靜的進進出出,像是什么都沒有發生。但是卻很難再看到小艾臉上的笑容。小秦不在的時候,小艾就一個人坐在渡口旁邊的石頭上面,靜靜地看水。渡口旁人來人往,小艾的眼里卻是空洞的,像是沒有一點內容。

      這樣的日子接著一天天過下去,沒有人去留意竟然已經有差不多有十年。小秦有多長時間沒到小巷來?直到有人從側面聽說小秦已經離婚再娶。街坊鄰居們當時第一反應想到的是小艾的安危,可憐的小艾,她將如何接受?卻聽說,她同意了;而小秦,主動每月支付若干費用用于小艾的治療。

      所有的人都象是松了一口氣。雖然對小艾也并不公平,這讓一個隨時行走在死亡邊緣的人放棄了自己精神的依賴和生命的支柱。

      然而,還有更好的辦法嗎?

      鶯花巷里,小艾時時像沒事兒似的走過,輕輕巧巧地穿過石板街到鶯花渡。渡口旁干干凈凈的大石頭上,便時常見小艾穿著白色的裙子,靜靜地坐著,看水。

      已是深秋的季節。天有些冷,江上的風有些寒,小艾薄薄的衣衫,就倒映在江上,飄浮在風中。

     

      作者簡介:張弦,筆名金慕玄,1999年8月出生,重慶人,畢業于中國藥科大學。

    【編輯:陳媛】
    丰满肉感爆乳在线播放,今天起妈妈就是你的人了,一级A片免费无码免费DVD
    <nav id="g84me"></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