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g84me"></nav>
  • 請用微信小程序<重慶新聞網分享圖制作工具>掃碼
    請用微信掃一掃分享
    楊柳|群蜂飛舞
    2021年12月14日 11:28 來源:中新網重慶

      秋后回鄉,見村前蕎麥花開得正盛,雪一樣白了滿坡。老屋廊檐下,一字排開了十幾桶蜂箱,陽光下,群蜂飛舞,金粒子一樣畫出無數金色弧線。老爺子坐在廊檐下的陰涼里,閉目養神,夢里夢外都是嗡嗡的聲音。

      這些蜜蜂是侄女婿養的。侄女婿的家,就在山那邊寨子里。菜花黃,李花白,春去秋至,侄女婿的蜜蜂采盡山中百花,眼看秋漸深濃,老屋村前蕎麥花剛露了白,侄女婿連夜就把十幾桶蜂箱搬來老屋。寂寞的老爺子高興了,每天早晨起來,背著手把十幾只蜂箱一一巡視過,然后站在院子里看蜜蜂成群結隊飛出去,挾著蜜團兒成群結隊飛回來,群蜂飛舞,一派繁忙熱鬧的景象,仿佛坐擁萬千軍馬,再不孤寂了。閑時,老爺子拿只小木板趕打馬蜂,為幾只工蜂累死在蜂門外這樣的小事,就忙不迭打電話把山那邊的侄女婿喚來。

      高興的還有這些遷來的蜜蜂?吹綕M山遍嶺蕎麥花開,太陽剛出山,當班的外勤蜂就飛出去采集花粉、花蜜,值守的內勤蜂就在家筑蜂巢,哺育幼蟲,守衛巢門。采粉的蜜蜂足下挾裹著兩團金黃的花粉匆匆歸來,將粉團卸在門口,又匆匆轉身,飛赴花海了。內勤蜂把花粉搬進蜂巢,剛出殼的幼蜂一頭鉆進去,撅起屁股,貪婪地吃起花粉來。有的蜜蜂渾身沉重地飛回來,卻兩足空空,一;ǚ垡矝]采回。你以為它們都是懶蟲嗎?才不是呢!這些工蜂帶回的是花蜜。它們飛進花叢,用針一樣的吸管深深插入花蕊,把蜜汁吸進喉嚨,混合著自己的涎液,儲滿蜜囊,回來后,把蜜汁交接給一只內勤蜂,又匆匆飛出去了。

      收到蜜汁的內勤蜂,把蜜汁吐入一只巢房,用細長的針管把巢里的蜜軋緊軋實。

      兩班蜜蜂辛苦忙碌了一整天,黃昏時,采蜜的那一班蜜蜂也進入蜂巢。這時,你聽到箱子里滿是細細的嗡嗡聲。你以為這是兩班蜜蜂相聚,正在進行交流。其實,這嗡嗡的聲音是蜜蜂羽翅振動發出的聲音。此時,所有蜜蜂都在扇動翅膀,排除蜜里的水分。

      等巢里的蜜儲滿,再反復排風、釀造、轉化和濃縮,大約一周后,一巢蜂蜜也就釀成了。外勤蜂長長的針管扎進樹干,吸來樹脂,或者在嫩樹尖吸取植物的汁液,回到巢里,把蜂巢封了蓋。

      一巢蜂蜜要封了蓋,才算成熟。

      正午時分,如果天氣晴朗,蜂群就要進行一個盛大的儀式,村人叫“蜂子朝王”。這時候,留在家里這一班蜜蜂,全都飛出蜂箱,在門前院子里,密集地盤旋飛舞,一邊飛舞一邊發出嗡嗡嗡的聲音,時間大約有半小時,很是壯觀。村人以為這是蜜蜂對蜂王進行每日的朝拜。其實,是留在家里的蜜蜂為了適應第二天的工作,提前飛出來觀察環境,熟悉地形,尋找蜜源呢。蜜蜂小身體上兩只鼓鼓的大眼睛,可以看到三公里內有無花蜜。

      一個蜂群有一只蜂王。蜂王專門繁殖后代,繁衍族群。春末夏初,羽化成熟的蜂王會選擇一個風和日麗的日子,飛出蜂巢,在離蜂巢十公里外的空中開始馬拉松式的“婚飛”,千百只雄蜂舍命追求。這是一場意志和耐力的考驗。在這場考驗中,勇猛雄健,且對愛情至死不渝的三只雄蜂進入三甲,獲得與女王歡愛的權利,并在歡愛后立即死去。蜂王一生只婚飛一次,獲得百萬只未來的小蜜蜂,飛回蜂房,躲進 “王臺”,吃著王漿,不斷產卵,直至三五年后老死。 

      今年花盛,一季又一季的花事從容開謝,蜜蜂采蜜釀蜜吃蜜,一切都緩慢而從容。等蜜汁一巢一巢成熟,怕是有一月左右了,老熟了呢。老人翻了黃歷,九月初七,庚戌,宜出行,宜上書,宜見工,宜取蜜。老人洗凈手,磨利了刀,戴上面罩,揭開一只蜂箱,輕輕抽出一匹蜂列,抖落密密麻麻的蜜蜂,用刀割去蜜蓋,黃澄澄的蜂蜜油汪汪地流了出來。

      空氣里有什么東西在通風報信?老人剛搖完一匹蜜,就有三五村人捧著玻璃瓶,抱著磁壇、陶罐來了。老人割開蜜蓋,盛在盤子里,款待村人,蜜蓋里有小半巢蜜呢。這蜜旺得很,一匹蜂巢搖下來就足有一斤。老人取了七八桶蜂箱搖蜜,不一會就搖下了五、六十斤。老人搖好了蜜,用細絲網濾在一只大陶缸里,一人一小茶碗,端給村人嘗鮮。這熱的蜜,甜得真是炙了心呢。 

      這家的兒孫,成年后,個個背井離鄉,在異鄉落了地,生了根,只在逢年過節,才回鄉探望老人,三五日后,又侯鳥一樣飛走了。老人留守鄉間,空對了山水田園,說不出的枯寂。寂靜的時光里與蜂群相伴,老人內心懷了溫存,慈父一般細心照料著這些細小的生靈。晨光初臨,老人便開始了對蜂房的巡查。他開箱透氣,灑水降溫,看貓狗在蜂房前蹦跳著抓逗蜜蜂玩,頷首而笑,若有馬蜂盤旋飛來,抱食蜜蜂,老人用小木板一拍拍下了馬蜂。若看見蜂房外有疲累或者衰微的蜜蜂,老人用拇指和食指指尖輕輕拈起那小蟲柔軟的腰翼,揭開蜂蓋,輕輕放進蜂巢。要是有蜂王帶著蜂群離去,老人因為留戀而挽留,十指沾了水灑向蜂群,濡濕了蜜蜂的翅膀,蜜蜂飛不動,聚成一團掛在院子里的桃樹枝丫上,或者老屋的屋檐下,老人就用一只鐵絲扎成的小籠收羅進蜂王,拿勺子把蜂團舀面粉一樣舀進蜂桶,這些幾欲離家的小生靈,又一一歸位,繼續著與老人相伴的日子。

      正午時分檢閱蜂群朝王,是老人一天最重要的事情。老人站在廊檐下,看無數金粒子在太陽光里閃爍飛舞,細細的身軀羅織出縱橫交錯的金色弧線,一片繁復低回的吟唱,老人仿佛置身莊嚴的節日,看“千軍萬馬”演練。

      這是一個長長的午后,樹影清涼,老屋靜默。屋邊泉水汩汩,門前溪流清澈。有風從山上下來,蕎麥花開似雪。家園寧靜,眾生安好。老人坐在廊檐下,看群蜂起舞,低回繁復的誦唱在鄉村起伏蕩漾。這是大地的誦唱,是寂靜中的天籟。村莊因此顯得更加寧靜。 

      作者簡介:楊柳,重慶酉陽人,土家族,業余寫作。著有散文集《花窗》。

    【編輯:陳媛】
    丰满肉感爆乳在线播放,今天起妈妈就是你的人了,一级A片免费无码免费DVD
    <nav id="g84me"></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