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g84me"></nav>
  • 請用微信小程序<重慶新聞網分享圖制作工具>掃碼
    請用微信掃一掃分享
    楊輝。y忘包谷湯圓
    2021年10月15日 09:56 來源:中新網重慶

      朋友,你吃過包谷湯圓,包谷糍粑,包谷醪糟么?

      反正我吃過。而且幾十年過去了,那味道,仿佛至今還在口里縈繞。

      我的家鄉地處三峽腹心,在上世紀80年代以前一直是種水稻的,后來由于大力發展臍橙產業,所有的水田都放旱栽上了臍橙。但即使產水稻的時候,坡地里還是要種一些雜糧薯類作物,否則就難以解決一年的吃飯問題。

      水稻有粳稻和糯韜之分,大米有粘米和糯米之別。早些年雜交稻還沒有普遍推廣,同樣的肥料,同樣的面積,同樣投入的勞動力,粳稻的產量要比糯稻的產量高出一倍,盡管糯稻的售價比粳稻要高出很多,但精于算計的農民還是樂于種粳稻。即使家庭條件好的,也只種很少比例的糯稻,主要是用于過年過節做湯圓,做醪糟等。人民公社時,生產隊就更少有種糯稻的了。

      舊時農村有個說法:“叫花子也有三天年”。過年,沒有糯米做湯圓、醪糟一樣要過,但沒有粳米填肚子,日子就無法過下去了。好在家鄉不知從什么時候開始,就有了糯包谷這個糯米的替代品。不種糯稻的人家,為了解決過年過節吃湯圓、醪糟的問題,只好種一種叫糯包谷的雜糧來替代糯米。有了糯包谷,在過年過節的時候,自然也就有了做湯圓、拍醪糟、打糍粑的材料了。

      上世紀80年代前,科技較為落后,生產力不發達。農村收割、糧食加工,機械化程度很低。都是靠磨子,檑子、碾子,石碓這些原始工具來實現。磨子把糧食磨細,檑子把谷子檑成米,碾子把糧食碾碎,石碓把糙米舂成熟米。別看現在有些熱衷收藏的人將磨子、檑子、碾子、石碓作為收藏品擺在庭院里作為展品,可在當時,如果沒有這些工具,可能人們吃飯都難。我在童年時期對推磨就極為恐懼,家里的紅苕多了,為便于存放,最好的辦法就是加工成苕粉,這樣既可以自己食用,還可以賣了換些錢貼補家用。早些年,我們那個地方,就是用自己加工的粉條兩斤,再配上面條4斤作為禮品送人。有些人家,為老人慶個生日,會收到很多粉條和面條,自家吃不完,還要拿到場上去賣。但紅苕要變成苕粉,就要用磨子推,這哪是磨苕粉,簡直就是磨人。我記得我們家也有磨苕粉的傳統,白天大人沒時間,只有到了晚飯后才開始推磨。我在十三、四歲時,也常常被大人強拉作幫手磨苕粉,而且一磨就是深更半夜,瞌睡來了,閉著眼睛還手握磨把跟著磨子轉。好在我伯伯家的大哥,常常被伯伯安排來幫我們,要不情況就更糟糕。推苕粉是一件十分枯燥的勞動,但是推湯圓就是一件比較愉快的事了,因為有希望就無所謂累。哪怕推的是包谷湯圓也很樂意,還邊推邊唱著兒歌:“推磨,搖磨,推出湯圓糯不過。隔壁賴漢莫望嘴,想吃湯圓去挑水。包谷湯圓香,糯米湯圓糯,想吃湯圓來推磨!蓖耆珱]有山歌唱的那種“湯圓好吃磨難推,山歌好唱口難開,妹兒好乖,她不來”那種感覺。

      糯包谷做成湯圓粉,先要用檑子將包谷退殼,然后用水浸泡數天,有的人家甚至要泡上二三十天。浸泡期間要多次換水,以免泡餿了。據說糯包谷泡得久,推出的湯圓粉才軟和。糯包谷泡好后再用石磨推出包谷漿,將包谷漿由過漿布吊干后,就可以用來做湯圓了。一時吃不完的湯圓粉,還可以曬干后保存,吃的時候和水調濕,做起湯圓來方便的很。

      糯包谷湯圓做好了,無論從口感還是從柔軟度,吃起來并不比糯米湯圓差。相反,它粘糯適度,具有清香散口,回味綿長的特點,不失為三峽民間難得的一道美食。同時,糯包谷湯圓還不像糯米湯圓那樣,吃多了膩人,出現消化困難等問題。

      我母親做的包谷湯圓,可以說伴隨了我的前半生,旇臏珗A粉,煎豆腐、臘肉丁,外加蔥頭和少量風豆豉做的餡,吃起來那個香啊,真是難以忘懷。直到現在,家里每每吃湯圓,我都會想起母親做的包谷湯圓。母親做的包谷湯圓為大湯圓,一碗只能裝4個,我年輕的時候每次回家,不論是過年還是平時,母親總要做包谷湯圓給我解饞,一般我都要吃兩碗。吃完包谷湯圓,再美美地喝一碗乳白色的包谷湯圓湯,打著蔥香飽嗝,享受著和父母在一起的快樂,時間過得特別快。

      遺憾地是母親離開我們后,我再也沒有吃上包谷湯圓了。

      現在,湯圓粉、湯圓餡品牌眾多,五花八門,反而吃起來沒有了感覺,總找不回記憶中母親做的包谷湯圓那個味道。

      作者簡介:楊輝隆,筆名葉梓。系中國作協會員、中國散文學會會員。重慶市作協第一、二、三屆全委會委員。奉節縣作協主席。

    【編輯:陳媛】
    丰满肉感爆乳在线播放,今天起妈妈就是你的人了,一级A片免费无码免费DVD
    <nav id="g84me"></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