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g84me"></nav>
  • 請用微信小程序<重慶新聞網分享圖制作工具>掃碼
    請用微信掃一掃分享
    向求緯 | 我經手搜集紅軍文物
    2021年07月12日 15:42 來源:中新網重慶

      上個世紀80年代初期,我在重慶版圖東北尖角上的城口縣擔任文化館館長。城口是當年川陜蘇維埃革命根據地的重要組成部分,成建制建立了各級蘇維埃政權,紅四方面軍三十三軍295、296、297等幾個團在這里活動,留下了很多革命遺跡和革命文物。當時我們文化館的主要工作之一,就是走村串戶搜集整理這些紅軍留下的故事、傳說、歌謠、物品、武器、標語、傳單、票證等,作為珍貴的歷史資料保存下來。

      那可是一項十分艱苦細致的工作。大巴山南麓的城口縣沿東北至西南方向形成數百公里的狹長地帶,除了大山就是深谷,巴掌大塊平地就可以稱作“壩”。當時我們下鄉搜集文物一般由三個人組成一個小組:一個搞文字的,一個搞攝影的,一個搞音樂的,一個本子一支筆、一部陳舊的“120”相機、一部湊攏耳邊才勉強聽得清的錄音機,就是全部家當。

      不必細述查找線索、調查摸底的繁瑣了,不必細述跋山涉水、風餐露宿的艱辛了,不必細述鑒別求證、核對史料的麻煩了。當時那個年代,我們這伙人憑著對紅軍戰斗歷史的景仰,對尋求寶貴革命資料的渴求,對深入農村搜集采風工作的熱情,再苦再累再難也就不在話下。

      在原紅三十三軍軍部和295團團部所在地的坪壩大梁,我們在十五里距離的山上山下反復攀爬,走進相距甚遠的一個個院落房舍。在燕窩塘大院里,農民指著有些破敗的搭在半截土墻上的板墻說,喏,那兒就有紅軍寫的字……走近一看,已有些破損的木板上寫著:“消滅劉湘救窮人”,字跡很大,雖風吹雨浸泥封塵染仍清晰可見,分明是黑色可此時我們卻覺得有一團紅色的火焰在燃燒。此后又在旁邊的農家板墻上發現了另一副標語:“嚴拿敵人偵探”。我們如獲至寶,一邊聽老鄉講述當年寫標語的故事,一片請來木匠將寫有標語的整塊墻板卸下來,換上新的木板,同時付給房主一點報酬。

      就在這座坪壩大粱上,這家那家領我們查看當年紅軍用過的風車、拌桶、石磨、碓窩,還有墊在豬圈里的墓碑、磨盤石,老鄉們這家拿出來一把馬刀,那家拿出來一個地瓜手榴彈,還有的拿出來刺刀、子彈皮盒、馬燈、軍帽、綁腿、蓑衣……有一家還拿出一臺袖珍的戥子秤。老鄉說那把馬刀原先不是紅軍的,是紅軍從灰軍(國民黨部隊)手里繳獲過來的。那臺戥子秤是坪壩大戶蔡益家稱鴉片煙用的,紅軍收繳后,臨撤退時交給老鄉的。就在綿延數十里的坪壩大梁上,還可見當年土筑的戰壕,民房土墻上的瞭望孔,三十三軍軍部就設在大梁上,和土匪王三春部打了幾場大仗,后來大梁上辟成了梯形茶園,那地底下不知還掩埋著多少不說話的槍支子彈殼,多少不為人知的壯烈的故事?

      這兒著重說說王維舟和三塊銀元的故事吧。紅三十三軍長王維舟是宣漢清溪人,那一條清溪就這么清清地從宣漢流到城口境內。在緊接宣漢的城口咸宜鄉,紅軍打回來的時候老百姓以為是土匪來了,悉數躲進了深山。有一陳姓人家走得匆忙,一坨用紅布、筍殼包著綁在屋梁上的鹽巴未及帶走。王維舟部的一個班進駐他家,絲毫未動那鹽巴(當時鹽巴比金子還貴,紅軍也是過的缺油少鹽的寡淡日子啊),臨走時寫了張條子,壓上三塊銀元,讓陳家過些日子去大塘口場上買些糧食和鹽巴。老百姓感念紅軍的恩情,就把這三塊銀元珍藏、保留下來。我們聽到這感人的故事,搜集到這三塊銀元,心中無限感慨:紅軍,紅軍,你們時時處處都掛牽老百姓的冷暖,心心念念的都是老百姓的事情!

      無獨有偶。70年代初期,一支進巴山伐木的解放軍在慶!鞍艘弧苯ㄜ姽澗鄄蜁r,借用老百姓的一些鍋伙碗盞,歸還時發現打碎了一只藍瓷碗。老百姓說算了,不就一只碗么。解放軍說啥也不算,派人越過川陜界梁到嵐皋、鎮坪一帶去買碗,后來好容易在安康買到了同樣大小、同樣花色的碗賠上。我們在搜集文物的時候,群眾把這碗拿了出來。有人問這算不算文物呢?我說算呀,怎么能不算呢,解放軍發揚紅軍的優良傳統,執行“三大紀律八項注意”,一只碗顯現出紅軍精神一脈相承,代代相傳呀!

      還有個“一碗水”的故事。在城口、萬源交界處的八臺山上,我們看到了山凹處有一眼位于一塊大巖石之上的“一碗水”。也許是周圍山勢和山頂地下水位形成的一種巧妙的平衡吧,一碗水終年不干不溢,總是保持著“一碗”,取之不盡,用之不竭。誰料想這蘇區山野之間的一汪泉水還和一位紅軍將領有一掬之緣。1934年2月,紅四方面軍三十軍政委李先念率部經萬源白沙攻占了八臺山,此后便以八臺山為基地,在城口縣城、雙河、廟壩等地展開反川軍軍閥劉湘的“六路圍攻”戰斗。八臺山上的一座廟宇便是紅軍的指揮部。有次司務長將從土匪那里搞到的臘肉用“一碗水”的泉水煮著,紅軍指揮部總算打了一頓“牙祭”,吃得李先念、程世才幾位首長有說有笑。過后李先念親臨“一碗水”查看,澆出泉水輕輕洗手,掬起泉水細細抿嘗,眼里貯滿了深情。他轉身問問老鄉,這石頭上浸出的水還是叫泉水吧?這八臺山上的泉水,怎么這樣清,這樣甜……他雙手扠腰,端詳著周遭的山勢,說道,這兒好風景啊,空氣真好,又有這股永不干涸的水,等仗打完了,建個療養院怎么樣?

      我們在這里搜集到一首歌謠:

      “一碗水,蜜蜜甜,紅軍再舀也不干;前頭喝了千千碗,后頭清水冒了尖,一碗更比一碗甜;臆娤牒纫煌胨,前七后八擁上前,嘴巴還沒杵得攏,一碗清水全不見,渴得龜兒冒青煙!

      神奇的傳說,鮮明的對比,老區群眾的歌謠編得真好,把對紅軍的愛和對灰軍的恨與嘲弄表達得淋漓盡致,如有神助。這首歌謠如今陳列在城口紅軍紀念館里顯眼的位置。

      一天天,一月月……一樁樁,一件件……在兩三年時間里,我們搜集整理了大量的紅軍傳說、故事、歌謠,在許多報刊上宣傳發表,后來匯編出版了包羅各個民間文藝品種的《城口民間文學三集成》。我們搜集了大量的紅軍、赤衛隊留下的各種實物,登記造冊,豐富了紀念館館藏的資料。我們和各有關部門一起發現、鑒定了一批革命歷史遺址遺跡,為后來的保護、利用和拓展奠定了厚實的基礎。我親手經歷了弘揚城口光榮革命傳統、傳承紅色基因的操作過程,我為此而感到驕傲和自豪。

    【編輯:馬佳欣】
    丰满肉感爆乳在线播放,今天起妈妈就是你的人了,一级A片免费无码免费DVD
    <nav id="g84me"></nav>